省成本「演員腰綁麻繩」站頂樓矮牆驚悚畫面曝 賣命男似炎亞綸

省成本「演員腰綁麻繩」站頂樓矮牆驚悚畫面曝 賣命男似炎亞綸

《初擁》劇組拍攝幕後曝光,疑似爲炎亞綸的演員站在公寓頂樓女兒牆上演戲。(圖/陳偉民提供)

由炎亞綸、姚愛寗主演的劇集《初擁》,在2022年3月11日時發生意外,劇組攝影師黃柏雄(雄爺)和收音助理阿翔意外墜谷身亡。而事發至今已過了一年,在雄爺生前摯友陳柏言、攝影大助理黃德又、攝影助理詹智涵的爆料之下,如今纔有辦法得知《初擁》劇組血汗又高危的工作環境。

《CTWANT》透過管道,獨家取得一張讓人毛骨悚然的照片,從照片的內容中可以看到,一名男演員站在公寓頂樓的女兒牆上等待拍攝,而身後有一名工作人員拉着一條繩子,以此來維護演員的安全。而這名「賣命演出」的演員,疑似就是在《初擁》劇集的男主角,也是在意外發生之後第一時間宣佈停拍的藝人炎亞綸。

疑似爲炎亞綸的演員站在公寓頂樓女兒牆上演戲,但安全裝置只有身上一條麻繩。(圖/陳偉民提供)

而雄爺生前的攝影大助理黃得又在看到這張照片後,也向《CTWANT》表示「這照片是真的!」據瞭解,照理說在拍這樣的戲份時,劇組應該要請動作導演來幫演員在戲服內穿着俗稱爲「威亞衣」的裝置,接着透過器械牽引鋼絲到演員身上,避免演員在拍戲時發生意外。

看不出表情的白银同学

《CTWANT》也獨家訪問到成家班成員蘇杭,他表示,成家班在拍攝高樓邊緣或是跳樓戲分時,會十分精確的計算大樓的高度,因爲他們要據此來決定出動吊車的噸數。而除了演員會穿威亞衣在身上外,也會從演員身上拉出一條鋼索與吊車連動。除此之外,他們也會在大樓外圍底層鋪設至少3層2.5公尺高的紙箱,搭配2個30公分的海綿墊來做緩衝。

蘇杭解釋「在執行這些事情時,特技導演一定會在現場全程監控。我們這樣準備的用意,除了避免發生意外之外,同時也是要讓演員能夠演得安心」。可回到外流的那張照片外,據傳炎亞綸的戲服底下並沒有身穿所謂的威亞衣,公寓底下也沒有鋪設任何安全防護,而且劇組疑似要省下動作導演的出班費用,當天並沒有動作導演在現場監控安全,而牽引那條麻繩的,也只是一般的工作人員。

陈建仁扫街 无畏风雨

「這還不是最扯的,你有沒有看過攝影師被吊上去拍的」雄爺生前摯友、同爲攝影師的陳柏言從手機中出示了一段影片給,影片中可以清楚的看到演員與一位攝影師被鋼絲吊在空中,並隨着器械的拉扯而在空中「飛行」,但周圍也沒有看到任何的安全防護。

腹黑姐夫晚上见

右邊被吊起來的攝影師就是雄爺,可以清楚看到除了威亞外,地面上沒有安置任何緩衝設備。(圖/陳柏言提供)

陳柏言解釋「這位攝影師就是雄爺」,同爲攝影師的陳柏言解釋,並不是說不能把攝影師吊起來拍攝,但攝影師爲了穩定拍攝,必須要使用一種坐姿的「威亞衣」,但當天劇組並沒有提供。而且同屬《初擁》劇組的陳柏言在看到這個畫面後十分憤怒,隔日到場後就質問「誰下的命令?」後來才知道,原來早在勘景當天就決定要這樣拍攝,雄爺也是被迫妥協。之後陳柏言就搭建了一組高空懸吊拍攝的裝置供劇組使用「他們這樣亂搞,頂多也才省10萬元而已,就是2臺吊車跟一日的出班費用」。

陳柏言認爲,比起把攝影師吊上去拍攝,用這樣的懸吊裝置讓攝影機上去拍更加安全。(圖/陳柏言提供)

說到省錢,《初擁》劇組爲了省下工作人員得出班費用,從開拍之時就「瘋狂趕場」。黃得又就提供了《初擁》劇組實際上的拍攝日程:

《初擁》劇組實際拍攝日程。(資料/黃德又提供,廖梓翔製表)

由上表可以清楚的看到,從3月1日開拍到11日,每日工時幾乎都是12小時起跳,中間多次出現跨縣市的遠距離的移動,工作人員則必須要撐着疲勞的身軀自己開車。而如此誇張的工作強度,隔日又是一大早的工作。而在比對另外一名攝影助理詹智涵提供給《CTWNAT》的工時表來看,幾乎是相差無幾。

卢秀燕三度为黄敏惠站台 蔡奇昌陪李俊俋车队扫街

攝影助理詹智涵自己紀錄的工時表。(圖/詹智涵提供)

除了爲了省錢缺乏安全意識、瘋狂趕班血汗工作外,《初擁》劇組還是會「爲了省錢而冒險」。依照業界常理而言,幕後工作人員在與劇組簽約接案時,合約上會承諾由劇組幫工作人員投保工作期間的人身意外傷病意外險,甚至還會標註投保金額。但在事發之後,就有工作人員自掏腰包去保險商業工會查詢後發現,多曼尼根本沒有幫自己投保。

除此之外,照理說在神仙谷如此溼滑與險峻的地方工作時,現場應該要佈置臨時地安全釘、安全繩,工作人員身上應配戴安全帽、防滑鞋等物,避免工作人員發生意外。但《CTWANT》獨家取得神仙谷拍攝現場的照片,透過照片上可以清楚的看到,現場沒有看到任何安全繩,工作人員身上也沒有防滑止摔的裝備。

《初擁》劇組在神仙谷工作照。(圖/陳偉民提供)

神祗之血
凤凰劫

《初擁》劇組在神仙谷工作照。(圖/陳偉民提供)

最後,陳柏言也強調「家屬就是要把這些事情全部公開,不公開根本不會有人在意!公開了纔有改變業界的契機」。而據《CTWANT》側面瞭解,其實在《初擁》劇組發生意外後,其實不到半年的時間,臺灣也有劇組發生工作人員疑似猝死、車禍等事情。

修罗岛

當觀衆在看一部部精美又膾炙人口的戲劇電影、欣賞着自己喜愛的角色的演出時,已故攝影師黃柏雄的遺孀Una、生前摯友陳柏言,希望透過揭發這些內幕,也能注意到這些具有專業技術、但卻被長年陋習所危害的幕後工作人員。誠如陳柏言所言「能改變多少不知道,但至少一定要做」。

全球债务狂飙!投资大师曝这1年灾难降临:远超2008

更多 CTWANT 報導

AI点火 今年记忆体带头 科技股续旺